版主:眉子  

头像

【我这十年】我的祖祖 (原创天地)  1447次阅读

作者: 丽桥游子 @, 发表于: 2014-10-25 (2318天前)

观看【丽桥游子】的博客

早就想写写我的祖祖了,尤其是2013年回国时去上她老人家的坟,有了一次非常奇异的经历,一直惦记着要记录下来。拖啊拖啊,看到乐乐为参加活动写她姥姥的事,才逼着自己把这个心愿了了。 正好可以用来参加活动,支持眉子。

祖祖是我外公的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守的寡。 就守着我外公一个儿子。这儿子挺能折腾,里外有三个女人,生了九个娃。解放前是为谁开小包车的,解放后就是汽车公司里最权威的修理工。当然,为了开小包车的事,被下放过,批斗过,那些就不说了。

我妈妈是大女儿,长孙,我是长重孙。 按理说祖祖的福气不错,居然四世同堂过了好几年。到处轮流住着。有段时间住我家。和我在一间卧室。有次半夜她打呼噜我睡不着,就爬过去捏她的鼻子。 祖祖最疼我。据说她在我出生前那个晚上做了个梦,梦见一朵大大的牡丹花。 第二天她就去找瞎子为即将来到世上的我算命 。瞎子说你这个重孙女将来是小汽车进小汽车出的命。 小时候祖祖给我讲这个故事我总是不太明白,因为也没见过小汽车是什么样子。后来出国了每天开着车上下班,接送孩子,就会时不时想起这个瞎子的话,觉得很巧。

想起祖祖,就想起冬天放寒假的时候,我们两个围坐在铁炉子边取暖。这时候她就会哼唱些老电影里的插曲,比如【夜半歌声】里的“人儿伴着孤灯,梆儿敲着三更。。。,”【秋水伊人】里的“几时归来呀,伊人哟。。。” 我那时候只觉得这些旋律好听,并不是很理解祖祖唱歌时脸上的表情和眼神中的凄凉。有一天,我在窗户上看到一只红蜘蛛,指给祖祖看,把她高兴了半天,说看到红蜘蛛会带来好运。

后来祖祖住在亲戚家,还是时不时来看我。每次来,不是带一碗炖得烂烂的红烧肉,就是带一个我最爱吃的豆沙窝。 她不爱爬楼梯,就在三层楼下的窗前叫我的小名,让我下去拿吃的。 临终前祖祖在床上瘫了三个月。 我每次去看她,她都要从枕头边摸出个苹果或者橘子给我吃。

后来她就走了,厚厚的棺木,几夜的守孝。 一个儿子,九个孙子,都是喜欢交集的人。 来送礼的哭丧的连绵不断。那 是我生命中第一个丧礼。站在她的棺木边,我居然没觉得害怕。反而觉得有吃的有玩的很热闹。 通过外公的朋友关系,给祖祖找到一个风水宝地,葬下了。 然后便是每年的扫墓。 一家大小,带着凉粉凉面,水果糕点,翻山越岭的走路到坟前。鞠躬参拜后便开始热闹,唱歌的唱歌,说笑话的说笑话,一直要玩到夕阳西下才肯离开。 还要摘一篮子坟上和前后左右野生的蕨菜带走。那些年里,我看着孃孃们换男友,舅舅们换女伴。连续几年都来上坟的必然成了叔叔或者舅妈,然后就看着一个个小宝宝生出来。

十五岁那年,我离家出去上大学了。从此就再没有机会去上坟。 为什么,现在也不记得了。 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原因。后来出国了,一晃就是十年。2002年虽然带着老公和两个孩子回去了一趟,也因为时间紧张,只去看望了外公外婆,没有去上祖祖的坟。接下来的十年里,我外公外婆相继去世,我也没有去参加葬礼。直到去年我只身回国三周,才把上祖祖坟的事排在了日程里。

妈妈说,祖祖的坟土有些松了,需要修修。我立马要求承担一切费用。那天一大早,妈妈就在市场上找了两个劳工,背着竹篓子,带着铲子等工具,一并上了我弟弟的车。直奔祖祖的坟墓所在地。 一路上我找不到一个熟悉的街道和山坡。下车后继续往山上走,也完全不是我记得的路线 。祖祖的坟,倒没怎么变,只是有些堆砌的石头松了垮了,显然和从前曾经在那里玩耍的那个小女孩一样经历了几十载的风霜。

我跪拜在祖祖的墓碑前,一个头叩下去,就象铅球落地一样再也举不起来。 “祖祖,我对不起你。从十五岁离家就再没有来看望过你。” 我勉强说完这句话,整个人就好像崩溃了似的,泣不成声。我自己心里知道,我在祖祖坟前哭诉的,不仅仅是无限的歉疚,更多的是积压在心底多年的游子辛酸。一直坚强着笑对人生的我,那天一次哭了个够。

然后我们就坐在一边的石凳上,边聊家常边看那两个民工培土加固坟墓。妈妈带了不少吃的,每过几分钟就要叫那两人来吃点啥。 忽然我发现左手的肘弯上爬着一只红蜘蛛。忙着说话的我没有去多想,就随手捡起一片树叶,把红蜘蛛扒拉在树叶上,扔到了下面的沟坎坎里。 没过多久,那只红蜘蛛(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只)又出现在我的左手肘弯那里, 这下我诧异了,跟我弟媳说,”怎么这蜘蛛又回来了? 我明明把它放到了下面的沟沟里的。”

这时我脑海里浮现出几十年前,那个梳着和【城南旧事】里的小英子一样的发型的小女孩,第一次在窗户上看到红蜘蛛的时候,祖祖曾经是怎样的喜悦。难道,这是祖祖在跟我说话?难道,是她听到了我的哭诉之后来安慰我?我们一家人都从不迷信,所以还是很难接受什么显灵这样的说法。 我又一次找了片树叶,把红蜘蛛托起来,轻轻的放到了沟沟里。 这次我的动作和态度都带了点虔诚。 心里默默的说,如果红蜘蛛再出现,就是不信也得信了。

后来的时间里我时不时的瞄左手的肘弯,没有红蜘蛛。 我在心里笑自己,差点迷信了。 就把这件事放下了。 祖祖的坟修得差不多了,我四处拔了些野花树苗的,插在了新土上。 又和弟媳去挖折耳根,采蕨菜。 弟媳的父亲是中医,说其实蕨菜是有毒的。 不敢吃。 我听了挺纳闷的,心想小时候吃得挺开心,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啊。

临走我回到石桌子旁收拾东西。 又在右手的手背上看到了一只红蜘蛛。也许这个石桌子附近红蜘蛛不少,但为什么就爬我一个人呢。 那天我们全家都被这件事惊呆了。”三见红蜘蛛“ 成了后来的经典话题。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反复琢磨着这次经历。 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唯一的解释是祖祖在想办法和我交流。

最疼我的祖祖,一直在天上看着我,听着我。 难怪我一直如此幸运。

--
学习唱歌,以歌会友,与世无争,别无他求。


完整帖子:

 主题RSS Feed

打开手机微信,选【发现】->【扫一扫】左边的二维码就会在手机出现这个帖子,然后点击右上角的三个点,选分享到朋友圈。
我是歌手 新闻速递 谈股论金 聊天灌水 影视在线 原创天地 笑话连篇 美食天下 心灵大学 云想科技 伴奏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