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和互联网,新闻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

微信扫一扫左边二维码
分享本新闻到朋友圈

参考消息

法媒:特朗普收回承诺 拒见“通俄门”检察官

参考消息网1月12日报道 法媒称,美国总统特朗普10日收回了先前做出的会与“通俄门”调查人员见面的承诺,表示这样的会面“不大可能”出现。

据法新社1月10日报道,当被问及他是否愿意与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见面时,特朗普转移了话题,一再否认调查人员发现了他的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有任何勾结的证据。

特朗普说:“我会关注事情的进展。不过如果双方之间没有任何勾结——而且没有人被发现存在任何程度的勾结——你们似乎不大可能会看到这样的会面。”特朗普此前曾表示,他“百分之百”愿意与曾担任联邦调查局局长的米勒见面。

报道称,这位71岁的总统矢口否认其竞选团队曾与俄方联手破坏希拉里的竞选活动。特朗普的两名前竞选助手——其中包括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在这起调查中已经遭到起诉。另外两人——其中包括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已经认罪,原因是曾在和与克里姆林宫有关联的官员进行接触的问题上向联邦调查局撒谎。

报道认为,与米勒见面会给特朗普带来法律和政治上的风险。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当年因为做伪证和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而被弹劾,他向检察官提供的具有误导性的证词是造成这种局面的一个重要原因。


图为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新华社发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延伸阅读】外媒称特朗普前助理成“通俄门”突破口:曾见“普京侄女”

参考消息网1月1日报道 外媒援引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特朗普竞选团队前顾问乔治·帕帕佐普洛斯在2016年5月曾告诉一名澳大利亚外交官,俄罗斯握有可能损害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声誉的政治情报。

路透社12月30日援引《纽约时报》报道称,帕帕佐普洛斯同澳大利亚前外长亚历山大·唐纳在伦敦的谈话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决定对莫斯科与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联系进行调查的推动因素。

《纽约时报》说,这次会面的两个月后,澳大利亚官员将得自于帕帕佐普洛斯的消息传递给了美国官员,当时网上开始出现泄露的民主党电子邮件。

《纽约时报》说,除了来自澳大利亚方面的情报,英国和荷兰等其他一些友好国家的政府提供的情报也推动了FBI的有关调查。

报道称,帕帕佐普洛斯——生活在芝加哥的一名国际能源律师——10月30日承认有罪。他表示,他跟宣称与俄高官有联系的人接触过,他在这方面曾向FBI人员撒谎。这是与俄有联系的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遭到的第一项刑事指控。

报道称,白宫试图低调处理这名前助手在特朗普选战中的作用。它说,帕帕佐普洛斯的作用“极其有限”,并且他采取的任何行动都是独自进行的。然而,《纽约时报》报道说,帕帕佐普洛斯在当时还是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与埃及总统塞西之间帮助安排了一次会面,并在2016年4月校订了特朗普第一个重要外交政策讲话的提纲。

报道称,现在调查由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领导。自特朗普上台以来,“通俄门”调查的阴影一直笼罩着白宫。特朗普的一些盟友最近指责米勒的团队对特朗普存在偏见。

特朗普的白宫律师泰·科布拒绝就《纽约时报》的报道作出评论。他在一个声明中说:“出于对特别检察官和程序的尊重,我们不会就这类事务作出评论。”

报道称,米勒已经在他的调查中指控了包括帕帕佐普洛斯在内的4名特朗普前助理。俄罗斯一直否认干预美国大选。特朗普则说,他的竞选团队和莫斯科之间没有勾结。

另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2月30日报道,帕帕佐普洛斯的故事是特朗普选战故事的微缩版。他是轻率、自吹自擂、不合格的助手,但他超越了人们的预期。就像特朗普的选战本身一样,事实证明,对俄罗斯人来说,他是一个诱人的目标。

报道称,2016年3月初,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任命帕帕佐普洛斯为顾问时,他的政治经验仅限于在本·卡森的总统竞选团队中待过两个月。

报道称,帕帕佐普洛斯在俄罗斯问题上没有经验。但一些法院文件显示,他被告知,增进同俄罗斯的关系是特朗普的最高外交政策目标之一。

报道称,2016年3月在意大利旅行时,帕帕佐普洛斯会见了一个名为约瑟夫·米夫苏德的人。米夫苏德是伦敦一个学术机构的教授。现在,该学术机构已经不存在。他同俄罗斯外交部有联系。起初,他对帕帕佐普洛斯没有多少兴趣。

《纽约时报》记者获得的法院记录和一些电子邮件显示,当米夫苏德发现帕帕佐普洛斯是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一名顾问时,他缠上了帕帕佐普洛斯。他们的共同目标是在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之间,或他们各自的助手之间安排一次会面。

报道称,在2016年3月底之前,米夫苏德已经在伦敦为帕帕佐普洛斯和来自圣彼得堡的年轻女性奥莉加·波隆斯卡娅之间安排了一次会面。米夫苏德谎称,波隆斯卡娅是普京的侄女。

更重要的是,米夫苏德让帕帕佐普洛斯同伊万·季莫费耶夫取得了联系。季莫费耶夫是著名的瓦尔代辩论俱乐部的项目主任。该俱乐部聚集了很多学者,他们每年会同普京会面。这两人就如何联系俄罗斯政府和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进行了数月的通信。记录显示,季莫费耶夫曾同俄罗斯前外长伊戈尔·伊万诺夫讨论过有关事务。调查人员把季莫费耶夫描述为俄罗斯外交部的中间人。

报道称,2016年3月底,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团队第一次在华盛顿聚会时,帕帕佐普洛斯说,他有熟人,可以在特朗普和普京之间安排一次会面。参加这个会议的人说,特朗普听得很专心,但最后遵从了参议员杰夫·塞申斯的意见。

塞申斯现在是司法部长。他日前表示,他当时拒绝了帕帕佐普洛斯的提议,部分原因是,他不希望让一个没有资质的人代表特朗普竞选团队处理这一敏感事务。

(2018-01-01 15:28:58)

【延伸阅读】俄媒:美参院拟扩大“通俄门”调查范围

参考消息网12月29日报道 俄媒称,美国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正在调查有关特朗普总统与俄罗斯串通的指控。

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12月27日援引美国少壮派网站报道,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的民主党高级顾问阿普里尔·多斯在邮件中说,调查范围是所有“已知或者有理由认为是俄罗斯国籍或后裔的人”。

多斯曾任国家安全局的情报法负责人,此前3家美国情报机构撰写了一份报告,指责俄罗斯插手2016年的总统大选,据说是参议员马克·沃纳提携她进入了委员会,而沃纳是推动“通俄门”调查的主要人物之一。

多斯4月份加入委员会时说:“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的调查至关重要,能以这一角色重新担任公职是种荣幸。”

报道称,划定调查范围是应保守派博客写手查尔斯·约翰逊的要求,约翰逊7月份收到参议员理查德·伯尔和沃纳的信,信中要求与他“停止采访”,同时交出与调查“相关”的材料,包括“所有文件、电子邮件、短信、约会日程表、备忘录、笔记或其他与跟俄罗斯人的交流相关的文件”。

在11月举行有关俄罗斯利用社交媒体情况的听证会时,推特的副总法律顾问肖恩·埃杰特也透露,该公司用于查找“与俄罗斯有关联”账号的方法包括是否使用了俄罗斯电话号码、手机运营商、电子邮件地址、IP地址、用户名中的西里尔字母以及是否“曾从俄罗斯境内登录”。

(2017-12-29 14:29:02)

【延伸阅读】外媒:美国“通俄门”调查再持续一年 或找到新线索

参考消息网12月21日报道 英媒称,据报道,罗伯特·米勒对特朗普竞选团队串通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调查可能至少还会持续一年。

据英国《独立报》12月19日报道,虽然总统以及政府高级官员声称,特别检察官的调查已接近尾声,并且将证明他无罪,但有报道称,在已经对四名与特朗普有关的人员提起指控的情况下,米勒的调查可能会持续更长的时间。

报道称,本周,白宫的律师将会见米勒办公室的调查人员。近来,调查团队从白宫方面要了更多的资料用于调查。

报道称,虽然白宫和总统本人都同意合作,并且没有在公开场合对米勒提出过批评,但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人士曾指责过调查,称其做得过头了。

一些报道说,共和党人试图结束米勒的调查以及另外几项国会的调查。甚至还有报道说,特朗普打算将米勒解职。

“我越来越担心共和党人会在月底叫停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调查。”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民主党负责人亚当·希夫周末说。

“除了我们的调查之外,我最担心的是对米勒的攻击,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这周已经表明,他们准备追踪米勒的调查。”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近几周来,把调查称为“政治迫害”的特朗普对这一问题似乎感到更轻松了,还曾对人说,他等着说明自己无罪的“书面”形式证明。

不过《华盛顿邮报》说,白宫方面可能要面对让他们不快的意外。报道称,了解调查情况的人说,调查至少还会持续一年。

“特别检察官办公室还在要与竞选相关的新资料,米勒团队的人员对别人说,他们至少还会工作差不多明年一整年。”报道说。

米勒提出指控的四人中的两人——前特朗普竞选经理保罗·马纳福特及其副手里克·盖茨——都辩称无罪。不过另外两人——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和前竞选顾问乔治·帕帕佐普洛斯曾对一些轻微罪行认罪,并且在与调查组合作。外界猜测,正是这两人提供的信息带出了新的调查线索,并且延长了调查时间。

10月底的时候,也就是弗林认罪前一个月,白宫发言人萨拉·赫卡比·桑德斯说,她认为米勒的调查已经“接近尾声”。她说这也是特朗普的观点。

白宫方面尚未对评论要求作出回应。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 新华社记者 殷博古 摄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7-12-21 15:01:04)

【延伸阅读】美媒:特朗普称不会解雇“通俄门”检察官

参考消息网12月19日报道 美媒称,特朗普政府目前再一次被迫处理愈演愈烈的“通俄门”,这一调查令特朗普就任总统的第一年的大部分时间蒙上了阴影。

据美联社12月17日报道,特朗普17日从戴维营回到白宫时,被记者问及是否考虑启动解雇特别检察官米勒的程序时回答说:“不,我不会。”

报道称,但他的确加入了越来越多保守派对米勒的批评。米勒获取了特朗普政府就任前其过渡团队收发的数千封电子邮件,受到了过渡团队律师的谴责,并引发了特朗普也许会采取行动停止调查的新一轮热议。

特朗普说:“这看起来不怎么好,我很遗憾看到这样,我的手下对此非常不安,坦白说我不能想象他们会发生什么事。因为正如我们所说,没有什么串通勾结,没有任何串通勾结。”

16日,特朗普过渡团队的总法律顾问向两个国会委员会致信,声称米勒的调查人员非正当地获取了大量过渡时期的资料。他指出,这些调查人员没有向过渡团队直接要求获取包括电邮在内的资料,而是从另一个储存这些材料的联邦机构总务管理局调取了这些材料。

报道称,许多特朗普的盟友利用这一邮件问题作为打击米勒调查可信度的工具,保守派媒体和一些共和党议员已经开始系统性地质疑米勒调查的动机和可信度,特朗普本人也称两名联邦调查局探员之间包含反特朗普言论的通信“可耻”,其中一名探员曾在米勒的调查团队中工作,现在已经被调离。


资料图:特朗普。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7-12-19 16:16:29)

【延伸阅读】“通俄门”调查指向白宫 特朗普再否认与俄“勾结”

参考消息网12月4日报道 外媒称,特朗普2日再次否认和俄罗斯有任何“勾结”,不过他承认知道其前国家安全顾问向联邦调查局撒谎。“通俄门”调查正在继续损害特朗普的形象,也给参议院刚刚通过的其首项重要改革——税改法案——投下了阴影。

据法新社12月2日报道,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1日认罪,承认就其在白宫权力交接期间与俄方联系的问题上对联邦调查局撒谎,他还接受与检方合作,这可能会令调查加速。

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我不得不解除弗林将军的职务,因为他向副总统和联邦调查局撒谎。他因这些谎言而被诉有罪,这很让人悲伤,因为他在权力交接期间的行动是合法的,没有任何要隐瞒的!”

报道称,这段文字立即引起了注意,白宫在2月份解除弗林职务时只提到了他对副总统撒谎。特朗普这一次的表述让人认为,他对弗林向联邦调查局撒谎一事也心知肚明。美国政府道德准则办公室前主任沃尔特·肖布就在推特上质疑特朗普:“你是否承认,当你要求(联邦调查局前局长)詹姆斯·科米不要滋扰弗林之时,你已经知道了弗林曾对联邦调查局说谎?”

选择公然无视这些质疑的特朗普2日再次申明,他的竞选团队和俄罗斯之间没有“任何勾结”,他还表示对于弗林可能向联邦调查局披露的东西并不感到忧虑。

另据德国《明镜》周刊网站12月2日报道,特朗普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在“通俄门”问题上正与调查人员合作,这让特朗普的女婿、白宫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备受关注。

美国媒体报道说,库什纳是弗林与莫斯科进行联系的背后推动力量。弗林还曾与俄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就联合国将要对以色列举行的一次投票谈过话,据说是库什纳要求他去谈话的。

由特别调查官罗伯特·米勒领导的调查小组正在调查特朗普团队是否在大选期间与俄罗斯有勾结,现在弗林已经认罪,会受到较轻的惩罚。

此外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2月2日报道,在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承认对联邦探员撒谎并与特别检察官达成合作协议之后,特朗普总统2日表示“非常高兴”。

报道称,这是特朗普在弗林1日认罪后首次表态,他说,这表明他的竞选团队没有与俄罗斯串通。

“绝对没有串通的问题,因此我们非常高兴,”特朗普2日在白宫外说,“我们会关注接下来的发展。”

报道称,在1日通过律师发表的声明中,弗林否认了自他从白宫辞职后有关他叛国和其他“骇人行为”的指控。不过这名退役将军承认,他对联邦调查局撒了谎。

“我认识到,今天自己在法庭承认的行为是错误的,依靠我对上帝的信仰,我正努力纠正,”弗林说,“我决定认罪并与特别检察官办公室合作,这是我以最有利于家庭和国家的方式作出的决定。”

现在的问题是,弗林向检方提供了什么?熟悉诉讼程序的法律专家说,他有可能提供了有关一名更高层官员或者多名同级官员的归罪信息。

又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2月2日报道,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成为第四名遭起诉的特朗普团队成员,从而收紧了套在白宫脖子上的调查绳索。

报道称,弗林大量参与了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的沟通过程。据特别检察官米勒提出的指控,弗林在与俄驻美大使的交谈中,遵从了特朗普竞选团队一名高级成员的指示,此人很可能是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


美国总统特朗普2日在白宫表示,其竞选团队从未与俄罗斯串通。(路透社)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7-12-04 14:45:38)

0个 评论



Copyright © 2016 心灵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