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渝绝对不是一般意义上所谓的中年妇女。她的黑长直发打理得有型有款,裁剪合身的高档时装,相宜的精致妆容,跟大多数华裔拉开了距离。更兼一口流利口语,使之稳稳置身美国大公司中层管理层。不错,女强人就是她,她就是女强人。 她的强,当然不限于工作上。方方面面,从不含糊,没有认过输。目标明确,积极踏实,刻苦自律。当初为了学好英语,念报纸都能念到口舌生疮。不对自己狠,这世界怎么会让步,对你不狠? 季渝的人生在旁人看来,一路开挂,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读书,出国,工作,结婚,无不是最高级。直到她遇到一个大坎,生孩子。 起初并未在意。老公完全不配合,“生什么孩子?我自己还是孩子呢,先玩几年。”时不我待。等你玩够了,钱也赚饱了,...
阅读全文
14
Apr
4/14/2021 前几天看到朋友圈里一篇纪念王小波的文章,心说怎么,他又火了?文章很长,不得闲,分几次扫完,又点了些别的,才知道4月11号是他忌日。就像总有歌迷在4月初唱张国荣的歌,相思赋予谁。 老公偶见我的手机屏幕,道:“他不就写了三本黄色小说吗?我看了。搞不清楚有什么好的。他还有什么?” 一时语塞。恍惚中他写过杂文,一查,果然,《沉默的大多数》。当他准备大声呐喊,自由之声自我辈始,时,嗝屁了。 也算是一代传奇。记得他写在美国当程序猿,用极其精练的诗的语言谱写了一组代码,得意非凡,拿给老板看,老板问,能run 吗?能!太能了!果然就能。拿到钱才知道是按行结算,沮丧。再不写诗了,码长篇。 至于他的三本黄色...
阅读全文
02
Apr
4/2/2021 钱老爹的前半生,为钱所困。 家庭出身破落地主。黑色幽默。扣上个地主帽子,却破落了,一个钱都莫得。虽则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却到底是死了,几根骨头拆分来拆分去,三反五反,分浮财,破四旧,连根毛都没剩下。跟占了一头出身好的贫下中农一样,家徒四壁。地主本尊还没怎么挨斗就先死了。孤儿寡母靠着卖黄裱纸艰难度日。钱老爹作为家中长子,早年间念过几年私塾,那确是贫下中农无可企及的,地主实锤。好在贫下中农生性质朴,没有太为难这个地主崽,钱老爹夹缝中求生存,顽强拼搏,居然没有断了学业,一路埋头读书,上了大学。 没有钱,就上不要钱的大学,地质师范类,还包伙食。不晓得几好。好事地主儿子了。 吃饭的问题解决了,国家包,家...
阅读全文
3/26/2021 人到中年,痛不可挡。 曾澜的肩膀已经疼得有一段时间了。最开始觉察到这个问题是因为开门。曾澜每天下班回家,坐在车里一抬手,后视镜上一个键,控制车库门的,一摁,门开,进库。这一天曾澜抬手去够,一阵疼痛袭来,手就缩了回来,伸不出去了。换了左手,稍稍旋转侧过身子,摁了键,开门。曾澜一大把年纪,又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小姐姐,大风大浪过来的,这点痛,不但不值得往外说,而且根本没有往心里去。 右手够不着的,左手帮忙。右边肩胛骨那块,感觉总是抽着的,放松不下来。一摸,硬梆梆的,也疼。 这样熬了一段时间,曾澜的疼痛非但没有自行消除,反而愈演愈烈。半夜疼醒,仿佛一大把万根钢针一起戳到她胳膊上,青筋暴起,又疼又麻...
阅读全文
2/28/2021 作为商界精英,琼在她那个圈子很有名。 岁津年末,各华人群体四处化缘,什么中文学校啊,同乡会啊,校友会啊,琼一一打发。甚至主动捐款,搬到我们这个镇以后,暗戳戳地给镇上的华人联谊会寄支票,一寄就是几年,成为神秘嘉宾。以至于有一年的镇上春晚,我才一进门就被当届主席热情洋溢地迎过来,满脸堆笑:“你就是那个每年捐款的琼吧!谢谢支持哟!”“我不是。” 想不到还有这么有一段因缘。我看起来很有钱吗?哈哈。 话说我老妈,居委会查户口的,连比带划连老外的户口都查,何况中国人,分分钟搞定。打个招呼就算认识了,接着就是推心置腹,情报交换。在美国的中国老人都寂寞,多个人说说话也是好的。琼算是孝女,开车送父母来我们家...
阅读全文
20
Feb
承蒙朋友厚爱,昨晚十万火急发给我一个链接,说是有关遗嘱与遗产规划的zoom讲座改地址了。我因为头疼,去冲了个澡,出来只赶到下半场,听了个大概。 一般而言,中国人忌讳立生前遗嘱,美国人也是。感觉既然身后事都安排好了,您老这辈子也就到头,可以哪里来哪里去了。以量子的形态存在。 人寿保险算是资产规划的重要一环。当年儿子刚一出生,铺天盖地专为新生儿设计的人寿项目雪片般飞来。大意:如果不买保险以防万一,你们死了孩子怎么办。好烦。保费听起来十分合理,项目看起来更是完美,只需要一天一块钱,一年365美元,20年以后还可以付孩子学费,云云。 我们当年穷学生,就靠老公一年一万多的奖学金过活。幸亏住着学校的公寓,房租里水电气暖全包,否则冰天雪地为...
阅读全文
2/14/2021 与玫相识,也有小二十年了。 两个儿子幼儿园同学,我们在停车场碰到,玫一副大姐大派头:“你们什么时候来的美国?比我们小吧?住哪?这样吧,学校要填学生的紧急联系人,我们互相填一下。” 不久便熟了。其时玫的父母正帮她带孩子,家里还有个小女儿。我的父母也在帮我带老二,两家老人能唠上,就走得更近了。 她在我眼里是个传奇,资料来源于她的父母,传声到我的父母,再在饭桌上强行灌输到我的耳朵。人情社会就是这样,张家长来,李家短。 在玫妈的眼里,玫绝非天才。他们那个地方跟我们那个地方一样,以高考严苛著称,高分撞车比比皆是,玫并未入选超一流院校,又或者有父母的意愿,留在本地的大学。但是她恋爱结婚生子,顺风...
阅读全文
11
Feb
这一年,是庚子年。兵荒马乱。 年初,武汉沦陷。姨妈一家被困家中,幸亏备得年货,勉强度日。算计着,每人每天一个鸡蛋保证营养,心里没底,不知道要捱到哪一天,会不会绝粮。大年初二,表妹的朋友两口子开车送来三个口罩救急,随后私家车也停了,不许上路。街上空无一人,市政车巡街,大规模消杀。谣言四起,人心惶惶,世界末日一般,谁也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态势。世界卫生组织出面表态,要想终结瘟疫流行,最终感染人数将达到40亿。被喻为第三次世界大战。 全球华人忙着买口罩寄口罩,以为跟地震一样,支援灾区表爱心,很快就过去了,地震波只在震中,传不了那么远。可病毒是以人为载体,搭乘飞机,迅速播散全球。人类活动越频繁,越快捷,传播越快。意大利沦陷,伦敦沦陷,美国沦陷...
阅读全文
29
Jan
类别: 原创天地
2 个评论     
十年前曾凡夫妇升级到一个独立屋,当时住的一个小康斗(condo)自然而然就变成了,二房。 正好遇到次贷危机,房价在水下,也就是说,市场价比原先的买价都低,外加一大屁股债(房贷) ,实在是窝在手里卖不出去,只好出租。曾凡帐是这么算的:如果亏两到三万卖掉,扣除手续费,连房贷都抹不平,这几年的本金就白付了,打个水漂。如果便宜一点出租,租金每个月少 $200块钱,应该很容易租出去,那这两三万能亏两年呢。等房价涨上来再卖不迟。 说是这么说,做起来可真难啊。曾凡两口子新移民双收入养孩子,拼命打拼,丝毫不敢懈怠,生怕哪里掉链子就万劫不复。就说这个二房,如果租不出去空在手里,就要自己再掏腰包还房贷,那根本周转不过来。为了省钱,一搬...
阅读全文
24
Jan
1/24/2021 偶然在一档搞笑的综艺节目里看到成名已久的华晨宇,觉得这个人还会唱歌,不错。后来得知他是节目的才艺担当,动不动就要秀一嗓子的。 然后就看到了他唱的《我的中国心》,土黄色西装加一条灰色围巾,实力圈粉。他轻松驾驭,真情流露,正气凛然,非常稳。我居然被这么一首歌打动,暴露年龄啊。当原唱张敏明也出现在台上时,胖若两人,不由得感叹时代变迁,花花更像年轻时的他。而且帮衬着原唱,高音直接就上去了。 稍稍搜了搜,才知道搞半天华晨宇(花花)这么有名。鸟巢音乐会的门票,在网上掐点发售,秒光。守了半天没有抢到票的,懊恼之余,主办方加办一场,立刻开抢,几乎又秒光。火星人(粉丝名)爱他爱得发狂,现场确实燃炸,激情澎湃。不但唱功强,演绎...
阅读全文